上個禮拜一,去了一間我覬覦很久的餐廳 Wahaca。

記得之前我有寫過一篇浮廣場的午餐市集,那時一邊在逛市集的時候,一邊就發現一家有著非常funky裝潢的餐廳,還用簾子拼出魚的圖案。這是我第一次注意到這間餐廳,Wahaca。之後我就很想找機會一賭Wahaca的真面目。所以當我跟黑羊兄要為德米特(之前念書時的室友,趁暑假時來英國的律師事務所實習)餞別食,我二話不說,馬上抓住機會慫恿大家去Wahaca,就這麼順利成行了!

  DSC_1854.JPG    

在去之前我就對餐廳做了點研究,發現Wahaca的特色在於強調它使用的是新鮮食材以及料理都是墨西哥街頭食物 (Mexican Street Food),並且為了貫徹"每個人無論在什麼時候想來吃Wahaca都可以立即享用"的理念,所以逆向操作的不提供預約服務,這也代表在尖峰時刻等上30分鐘是稀鬆平常的事。可是這種做法怎麼好像非但沒辦法讓客人"立即"享受到食物,反而還變向的要人等很久,感覺有點諷刺。不過幸好我們選的是在Canary Wharf的Wahaca,也是最新開的一家。也許是因為還挺新的緣故,就連晚餐的尖峰時間餐廳都還想的十分寬敞,不擁擠。不像在柯芬園的Wahaca,往往在尖峰時段都像打仗一樣,人龍都排倒樓梯上了(看他們往站上的影片)。

DSC_2008.JPG

Wahaca的經營者之一,就是之前贏得英國很有名的BBC Masterchef廚師比賽的 Thomasina Miers。根據Wahaca的網站所記,自開幕以來他們可是贏了不少獎呢,包括.... 

(以下節錄自Wahaca網站)

Winner, Discovery Award 
The London Restaurant Festival 2009

Winner, Best Mexican

The Zagat London Restaurant Guide 2010

Winner, Best Cheap Eat 
The Observer Food Monthly Awards 2008

Winner, Best Restaurant 
Daily Candy Sweetest Things 2008 

Runners up, Best value under £60.00 for two people 
London Restaurant Awards 2008 

既然它來頭這麼大,我就很興奮的去吃了。一進去真的覺得整個環境充滿了街頭藝術風,不只乾淨舒適,還很有時尚感。

DSC_2064.JPG

 

 

DSC_2014.JPG

DSC_2012.JPG

黑羊兄點的餐前酒。

DSC_2053.JPG

就是這兩之魚把我引進Wahaca的。

 

我們3個人合點了 Wahaca Selection。為了怕忘記菜名,我還硬是把菜單照了起來,只是在吃的時候,我還是常常發生菜跟菜名連不起來的窘況,要事後研究菜單和照片才知道自己到底吃了什麼。

DSC_2039.JPG  

不過因為menu上說這套餐適合兩個人吃,怕3人吃不夠,所以我們又再加點了墨西哥雞肉捲(Chicken Burrito)。可不要以為墨西哥雞肉捲都是像肯德基的一樣幾片生菜加塊炸雞再塗一堆美乃滋醬,這樣的東西在英國會被叫做wrap,而Burrito呢,也就是較道地的墨西哥雞肉捲(我也只能說叫道地,因為我也沒去過墨西哥,無從比較),裡面的雞肉通常是雞絲或烤得有點焦香味的小雞肉塊,包在麵皮裡。除了雞肉之外,麵皮裡通常還包著黑豆、米飯、起司、酪梨醬、辣椒醬、酸奶(sour cream)之類的。

DSC_2034.JPG

我們額外加點的"墨西哥雞肉捲"果然是厚厚的很大一包,不過我覺得他的雞肉沒有焦焦的味道,而且要6磅左右,還沒有另一家連鎖店Tortilla只要4.95磅的好吃(我每個禮拜都一定會吃,因為真的物美價廉,超實在,改天再來寫review)。

 

DSC_2019.JPG

這是我們額外加點的前菜,pork scratchings,有些人也叫他pork crackling,是一種把豬皮炸得脆脆的點心。

看網路上對Wahaca的這道菜評價都挺好的,只是我沒吃過炸豬皮,無從比較,只是我一直覺得那豬皮吃起來有種魚的味道,反而讓我覺得自己是在吃"比較不鹹及比較空心的蝦味仙"。

DSC_2025.JPG

喜歡他們的菜單,覺得這樣照很美。

 

DSC_2027.JPG

DSC_2028.JPG

說實在的我記不得上頭的這兩張照片到底哪個是雞肉的tacos,哪個是豬肉的。

不管哪個,醬料都很夠味,而且造型小巧好入口,稀哩嘩啦一下就入肚了。

DSC_2030.JPG

black bean tostadas,不同於前兩道的軟麵皮,這道的麵皮是脆脆的,反而更可以吃到麵皮的香味。

DSC_2032.JPG

new potato taquitos,這倒菜的不同之處在於它的餅皮內包的是馬鈴薯泥。

不過說實話,吃到這裡已經覺得有點膩了,怎麼墨西哥菜每一到吃起來都是一樣的味道,酪梨、辣椒醬、酸奶? 

DSC_2033.JPG

Black beans tostadas,玉蜀黍餅配黑豆。除非你真的很愛吃黑豆,或者很喜歡玉蜀黍餅,要不然我不知道好吃點在哪裡。

DSC_2048.JPG  

這是我在Wahaca的"驚喜",超辣辣椒醬。剛入口的時候不覺得,之後才知他後勁強,辣得我一直喝水。

 

感想:

整場吃下來,我愛它的室內設計遠遠大於食物。它的食物雖然好吃,不過卻沒有如同它的室內設計般給人的驚喜。我愛它的窗簾,我愛它的廁所,我愛它的報紙(在桶子上的那些),甚至是火柴盒都讓我欣喜。不過相較之下,食物就普通了些。如果要我排30分鐘才吃得到的話,我可能會覺得不太值得。整場吃下來一個人20磅左右,不算非常非常貴,但也不適最便宜的。But over all,還是一間值得一試的餐廳,給個

地址:

          The Park Pavilion,          
Canada Square,
Canary Wharf, 
London, E14 5FW

最近大眾運輸:Jubilee line (灰線) Canary Wharf 站,或輕軌DLR的Canary Wharf 站

 

DSC_2050.JPG

DSC_2051.JPG

DSC_2062.JPG

DSC_2065.JPG  

 

插話:

話說我在吃Wahaca的時候專注在照相的時間比實際吃東西的時間多。到處都在照,甚至連廁所都讓我覺得非照不可。不僅設計可愛,每間廁所都有自己的鏡子,讓你可以盡情的在裡面剔牙(trust me, 那個麵皮可是很黏牙的),更有著一面滿滿都是塗鴉的牆,非常酷!

所以我一上完廁所,整個就很興沖沖的跑回座位要拿相機來照。

我:「我跟你們說喔Wahaca的廁所超有設計感的!!」 我一邊跑回座位,一邊伸手要拿我的相機。

黑羊兄:「你拿相機幹麻?」 「你該不會想要去拍廁所吧?」

我:「是啊,他們廁所超酷的,我要照幾張放在部落格上!」 我一邊熱血的說,一邊心想真不愧是我先生,聰明!

黑羊兄:「不准、不准,你不可以拿相機去」

我有點糊塗了,怎麼會不准呢,不過就是照張相而已。啊,是不是他覺得拿單眼大相機太側目了?

我:「啊,剛好我也有帶小台的相機,我用小台的照好了!」

沒想到黑羊兄聽了還是說「不准!」

這像我有點搞不懂了,我問,「為什麼不行,照張像有什麼不可以的嗎?」

黑羊兄聽到我這麼問,以一種非常不可思議的神情看著我說:「難道你不曉得在廁所照相是一件非常奇怪的行為嗎?」

「是嗎?」 我問,「可是我在台灣的時候,想照廁所就照廁所啊....」,最後一句本來想說「只是台灣的廁所通常沒甚麼好照的」,硬是被我吞了下來,因為我已經看到黑羊兄不太爽的表情了...

「好吧,要不然我用手機照總行吧? 帶手機去廁所不奇怪吧」 我努力吐出最後的請求....

「Oh my word, 不准就是不准啦!」 黑羊兄崩潰前的吶喊...

看到自己把先生搞瘋了,好吧,我是好太太,不照就不照,只是之後黑羊兄還一直念我說我怎麼會沒有廁所不適合照相的常識?

是嗎? 這是一般常識嗎?

 

grafitti_claroscuro.jpg

就是這張塗鴉照把我先生搞瘋,我可沒背著他偷拍喔,這是我在官網上找到的。

是街頭藝術家Claroscuro或得"圖繪"Wahaca"的作品之一,我果然有眼很視泰山。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eara 的頭像
meara

米愛拉's第5年英國、阿布達比圓夢計畫!

mear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