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禮拜是最令我們家引頸期待的一個禮拜,尤其是黑羊兄,打從去年的1月開始就一直期待著這一個禮拜的來到,就連威廉王子結婚、聖誕節或新年都沒能讓他如此開心。而這禮拜之所以特別都因為一件事滑雪!!!

IMAG0340

黑羊兄超愛滑雪,每年剛入秋他就會開始焦急報名參加滑雪團;每當滑雪假期一結束,他就會開始期待下一次的滑雪,典型的滑雪成癮症患者

說實在的對於住在熱帶地區的台灣人是一種幻想型的存在,我們在電影中都看過人滑雪,每年一到聖誕節就會有一堆歌頌白色聖誕節的歌(雖然台灣明明就不下雪,我們卻還是跟著硬唱),所以我們到底是知道雪是甚麼,也知道西方人在雪上玩得那些把戲;不過若要說台灣人真的摸過雪的那大概80%以上的人口就可以被踢除了;

有真正享受過雪所帶來的不便之處的(像是交通延誤、地上濕濕滑滑容易摔倒),那大概又可以淘汰另外10%的人口;

最後若有真正從事過雪上運動的台灣人,恐怕剩不到全台灣人口的5%吧,畢竟何必花上大筆金錢跑到某阿爾卑斯上上的小鎮,花上一個禮拜的時間就只做一件事從山上滑到上下,之後再坐15分鐘的纜車從山下跑到山上,然後再花5分鐘從山上滑到山下…….

不過黑羊兄就愛啊,而且住在歐洲才會發現患有此滑雪成癮症的人還真不少,每年冬天就在追著雪跑,而夏天,就算去不了南半球的澳洲、紐西蘭滑雪也要去人工滑雪場,哪怕只有一條滑雪道都好。

就因為嫁給了黑羊兄,所以我這個明明在南台灣熱情的陽光下長大的高雄妹也被迫要學滑雪。遙想我去年的第一堂滑雪課,光是要讓自己能順利的穿著雪橇(skis)站在雪上而不會不斷的倒退嚕(向後滑)就花了我一早上的時間,而在之後的3天,我深陷無法停止的向前爆衝之苦” (和我同一堂滑雪課的同學還以為我是因為滑得很好所以滑得很快~真是天大誤會),唯有讓自己刻意摔倒才有辦法止滑,每次滑雪都是場肉搏戰。不過說也奇怪,再3天後,我發現自己已漸漸能用慢速度滑下大部分的坡道(當然最高段的黑色及坡道不行);到了行程的最後一天,我居然渴望不停止地滑雪;回到倫敦後發現自己居然很想念那一個禮拜滑雪的日子;而今年從進入2月以來我就在倒數滑雪的日子,我想我在不知不覺中也染上了這該死的滑雪成癮症。

終於終於又能夠再次滑雪裡! 今天一大早我就整個處在非常興奮的狀態,整個已經忘記何為恐懼,一看到坡就想往下衝~

今天唯一最讓我頭痛的就是一種叫button lift的東西.....

IMAG0343

我真的很不喜歡這叫button lift的東西從我的肢體中可以感覺出來我對這玩意的敬畏

 

Button 就是屁股的意思,lift在英式英文中就是指像電梯這種能把你拉上去的東思,我不知道中文該怎麼翻才好,但基本上他的功用就是把滑雪的人拉上山頂的工具,滑雪者唯一要做的就是把那塊黑黑圓圓的東西夾在雙腿中然後抓著竿子就可以了。聽起來十分簡單,坐在上面 也不難,難是難在怎麼把那東西放在雙腿之中。當然這動作在一般情況之下完全不具困難性,但是當你腳上穿著的是長長的雪橇時就會發現這其實沒有想像中的簡單。你要在那圓盤靠近你之前就要趕快站進走道中間,尤其重要的是要讓兩隻雪橇保持平行的狀態,這樣才能被拉上山頂。之後等到那圓盤靠近你時你就要伸手抓住圓盤上的桿子之後用力的把桿子往下拉,趁桿子上連接的延長線被拉長了之後就要趕快把那圓盤夾入兩腿之中。

這件事難就難在若兩隻雪橇若是在沒有平行的狀態被圓盤拖著走時,滑雪者會摔倒,另外還有一個困難度,那就是如果沒及時把圓盤夾進兩腿間的話,那滑雪者就只能用手抓著竿子被拖上去,這是一件極度需要臂力的事,想想看這一條坡到隨便都有1公里而且全段以45度角到80度角不等幅度上坡! 不過很不幸的,這件事居然就活生生的發生在我身上,等到我好不容易被拖上山頂時,兩手已成不停使喚狀態,還沒開始滑雪就覺得氣力已全數用盡

IMAG0346

可以想見我以雙手抓住圓盤整段被拖行上山頂的艱辛?

 

不過就算如此我今天滑得還不錯,除了3次以狗吃屎的方式正面摔倒在雪上外,一切都很好~(待續)

mear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