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一連串的病寒交迫之下(咳嗽聲),為了養病,我被迫將我的部落格撰寫時間拿來睡覺。所以部落格的更新就延後到等我回英國再寫囉。

DSC_7663 

我在這趟旅行中認識的瘋子朋友JD,

還有後面那兩個試圖要倒立的

在這一趟滑雪中,最令我驕傲的是我順利地滑下黑色的滑雪道。黑色坡道可不是甚麼巧克力坡道喔(我真是幽默呢,呵呵),他是一種坡道難易度的非類法。在歐洲的滑雪場會分別有藍色的、紅色的、黑色的坡道。藍色的波度最淺,基本上看上去就是一片平坦,這是初學者學滑雪的好地方。而黑色則是所有坡道類型中最陡峭的一種,是給滑雪技巧有一定水準的滑雪者用。

總之這一個禮拜滑雪,我給自己的目標就是一定要滑下黑色的坡道。說實在的這對於滑雪齡不到2個禮拜的我而言時再是一個頗有挑戰性的內容,不過因為我太羨慕我們這一團中的高手們能互相較勁著說自己又滑下了哪一條黑坡,所以在假期的最後一天,我義無反顧的滑下了我人生的第一條黑坡。

哈哈,黑色坡道也不過如此嘛~輕易的就被我征服了。

不過我的得意沒能持續太久,因為黑羊兄跟我說,剛剛那條坡充其量只能算"深紅" (就是在紅坡道裡面中比較難一點的),搆不上黑色的等級。

晴天霹靂…那種感覺就好像好不容易拿到環球小姐卻因被人踢爆整形而被撤銷頭銜一樣…嘔。無可奈何之下,只能再找下一條"黑道"囉。

哈,第二次就真的是條正統的黑道了。看著它陡峭的身軀,雖然手心在冒汗,頭皮在發麻,但我用自創的滑雪口訣(邊滑邊念口訣比較不會怕高)加上不怎麼優雅的姿勢征服了它。米愛拉,了不起。

這下我對自己的滑雪技巧真是信心大增。連正統的黑道都能征服了,又有甚麼難得到我呢? 所以當天下午和朋友們前往另外一片山頭後,我就拉著黑羊兄,匆匆告別了大家繼續挑戰我的"黑道之路"了。其實不是個特別膽大或技巧好的人,會這麼積極是因為,當我在坐纜車時發現這裡的黑坡其實很平坦,頂多又是個"深紅坡"罷了。只要我順利滑下,不僅能為我的黑坡紀錄再記上一筆,更可以讓我到處嚷嚷,在我的同學中炫耀一番。

果然,如我所料,這裡的坡度並不太陡。對於這種不具殺傷力的坡度,我三拳兩腳的就滑下了山。只是在我還正自得意滿的時候,眼前出現的卻是一條前所未有的陡坡…以幾乎成90度的角度像我挑釁。剛剛在纜車上的時候怎麼沒看到還有這一條!?

「風蕭蕭兮一水寒,壯士一去兮不復返…」站在坡道上,我感受著寒風穿過我的髮梢,眼前的坡陡宛如懸崖,我是多麼的無助啊…就像當年刺殺秦王的荊軻不得不啟程一樣,站在坡道上的我已無法回頭,就只能縱身一躍滑下去。

還好,沒死。不過卻摔得一蹋糊塗。

原來坡陡的我已經忘記了口訣了,結果越滑越害怕,也就越滑越慢,原本該以S型轉彎的方式向下滑的,卻遲遲轉不下去,從skiing(滑雪)變成sliding(滑雪板維持橫向磨擦山壁的方式慢慢向下滑步)。目睹他老婆居然如此孬,黑羊兄在我的背後一直大喊「Meara轉彎」、「Meara你要轉彎啊!」我也知道要轉彎,不過哪有這麼容易…只要我一轉,那我的滑雪板就會有瞬間是呈現朝下的狀態,在這個這麼陡的坡道上不就代表我會直直的往下爆衝嗎? 可是如果不轉,以這種慢速向下滑步的方式又要到何年何月才能下的了這座恐怖的斜坡呢? 卡在斜坡中間的感覺比站在山頭往下看更恐怖,那是真的進退兩難,動彈不得。

最後我心一橫轉就轉吧,而這伴隨而來的就是暴衝。雖然只有一小段,不過卻足以讓我害怕到失去平衡的摔倒在地,背貼著坡面向下墜,手中的滑雪竿飛了;滑雪板也掉了;身體就失去控制的向下滑,不知道什麼時候會以甚麼方式停下來。那時腦中出現的都是別人因為滑雪摔斷腳、撞斷牙齒的故事,有那麼一瞬間會覺得死亡其實並沒有那麼遠。

最後我終於以極度違反人體工學的方式停在坡道的正中央。黑羊兄幫我撿回了四散的滑雪竿和滑雪板,要我趕快站起來(要不然是要在坡道上躺多久)。我先是在斜坡上(記得,我還是在那幾乎成90度角的斜坡上)將自己的雙腳搬回正常的姿勢,之後再一次一隻腳的將雪鞋用力踩進滑雪板的扣環中,在這過程中幾乎是以單腳站立的方式才能進行;踩在斜坡上的那隻腳要施力正確才能防止移動;而要踩進滑雪板的那隻腳也要踩的夠大力但又不至於讓自己失去平衡,更別說還要克服自己心中的恐懼,是一件難度很高的事。

只是,偏偏就會殺出不識相的小鬼擋路。

就在我搖搖晃晃的站起來,又搖搖晃晃的扣上滑雪板,重新鼓起勇氣要向下滑時,突然間我聽到黑羊兄叫了一聲「小心!」然後下一秒我又倒在斜坡上了…原來就在我好不容易站起來的同時,有個5歲大的小孩從我的背後撞了上來(就說小孩是最恐怖的)。看到自己又以違反人體工學的姿勢跌在斜坡上,手中的滑雪竿又飛了,好不容易扣上的滑雪板又掉了,想到一切還要再重來一次,真的是很OOXX。而那個撞到我的小孩就一直停在我前面看著我。我原本以為他是因為撞到人不好意思所以不走,可是就在我跟他一直比說我沒事後,他還是一直站著看著我。就在這時候,小孩的媽媽嗄的出現在我的右手邊,瞟了一眼躺在地上的我。原本以為他會說一些「我的小孩撞到你了,對不起」之類的話,沒想到他只以濃厚的德文口音冷冷地說, 「你的屁股壓到了我的小孩的滑雪竿,請還給他。」

真的是太OOXX了!!!!

就在一邊將滑雪竿遞還給那小鬼那小孩,一邊還被這莫名其妙的指令搞得一愣一愣時,只見那一對母女唰一聲就滑走了,留下我在這座陡峭的山壁上繼續搖搖晃晃的站起,繼續搖搖滑滑的扣上我的滑雪板,繼續搖搖晃晃的掙扎。

說實在的,我不太記得自己最後是怎麼樣下山的 (當然我偏好的記憶是在那對母女滑遠了之後,我也憤而一鼓作氣的滑下了山)。But hey, I am down here, so it can’t be too bad, right? 至於其他壯志未酬的部分(例如能用更好看的姿勢滑下山,而不是摔下山)就明年再說囉。總之挑戰黑坡的任務成功了!(……吧…)。

 

下篇再來寫我在山上吃到的美食~冰天雪地中的四星餐廳~

 

 

 

全站熱搜

mear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